13338915223

金湖美文——风水宝地燕来居

作者:金虹
 

童话故事,旷野里的城堡,是邪恶的滋生地还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摇篮?爱幻想的孩子力所能及的用毛高、茅草在荒地里支起一个窝棚,为自己营造一个天堂!著名的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忽发奇想,带着几分孩童的天真花巨资在乡村郊外建起一座宾馆,是一时兴起还是为找寻童年失落的梦?疑问中,水乡金湖已是春光初现,袅袅晨雾中一座独特的大房子在乡野间若隐若现。“乒乒乓乓”锤子、凿子声声日夜不停,性情中人想赶在荷花盛开的季节挂起“听荷居”的牌匾。临水而居,听风听雨、听鸟叫虫鸣、听荷花盛开的声音。

然而,主人的浪漫还没实现,奇迹出现了。一批不速之客悄然而至,它们穿梭往来衔泥啄草沿着高高的廊檐筑起巢来,且越聚越多,成群结队,妨碍了工程。起先,装修工人用棒条赶并捣毁了几个半成品,幸亏主人及时得到消息,阻止了无知行为。

想到Capistrano的世界知名典故,主人心生欢喜,下令禁止损害任何燕子,燕巢一个不许动!人类砌房造屋要看风水,燕子选择栖身的建筑物又如何没有偏爱呢?但愿有灵性的鸟儿能够了解主人的心意,像Capistrano的教堂那样,秋去春回,不忘旧巢。但愿Capistrano的举世知名的燕子奇迹会在神州大地的荷花荡重演。

“莺莺燕燕春春,花花柳柳真真,事事丰丰韵韵”,还有什么比喜燕的加盟更加令人觉得一切是个好兆头呢?神奇的故事改变了主人的初衷,“听荷居”的牌匾被弃于遗忘的角落,宾馆的装修风格被打破重来。夜深人静、明月当空,一对体态轻盈,展翅飞翔的燕子赫然出现在宾馆大厅的第一道屏风上。

花鸟虫鱼,无不入文人笔下,飞禽走兽,莫不显诗人才情。雁啼悲秋,猿鸣沾裳,鱼传尺素,蝉寄高远,燕子素以雌雄颉颃,飞则相随,以此而成为爱情的象征,“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”,正是因为燕子的这种成双成对,才引起了有情人寄情于燕、渴望比翼双飞的思念。才有了“暗牖悬蛛网,空梁落燕泥”的空闺寂寞,有了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的惆怅嫉妒,有了“罗幔轻寒,燕子双飞去”的孤苦凄冷,有了“月儿初上鹅黄柳,燕子先归翡翠楼”的失意冷落,有了“花开望远行,玉减伤春事,东风草堂飞燕子”的留恋企盼。凡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朦胧的欢喜!朦胧的悲伤!燕子,已不仅仅再是燕子,它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象征,融入到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血液中。

“燕来居”的名字也因此得来全不费功夫!这是自然赋予人类的智慧,比过许多日子的苦思冥想。

远远望去,没什么特别,方正的建筑,说不出是什么风格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梦幻的感觉,奇怪的组合,乡村荒野中的一个意外。西边鱼塘东面柳,正南方是碧波荡漾着的万顷荷塘月色,后墙屋下粉紫的花朵摇曳,夹杂了油菜花香,宾馆四周十几米高的廊檐,散布着燕子温暖的巢穴。这是自然与现代文明的交融互补,纯朴与抽象的巧妙组合。
   大堂进来,张五常的字龙飞凤舞,再现辛弃疾的《西江月》千古绝唱。两匹身披金色华彩的唐朝骆驼,穿越几千年的文明,仰首发出无声地嘶鸣。背景镂空、通透,白色小瓷砖,灰石子,方正砌出牡丹富贵花形。巨大的玻璃房顶,大理石地面黑灰相间,红木门、红桌子,一藤一椅反射着现代的舒适与时尚。一边喝着清凉的莲藕汁,一边欣赏楼上楼下主人的摄影作品,“芳草无情波上寒,碧云天,黄菜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,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”。《荷乡摄影》就地取材,没有雕琢的痕迹,一气呵成的际遇,反映的都是田园风情,渔歌唱晚。

宾馆里有住有吃,住的是五星级别的豪华标间,吃的是当地出产的稻麦豆谷、桃梨果枣、水生菱藕芡实,晶莹剔透的淡水虾、个大味美的长绒蟹、盖大肉嫩的金湖鳖、体态丰圆的无鳞鳗…… 除了吃住之外,这里的风景也很特别。特别在每年的六、七月份,荷花艺术节到来之际,这里就成了花的海洋,粉的、白的、黄的荷花争妍斗丽,千娇百媚。“接天连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 说的就是这个叫做荷花荡的地方。金湖的荷花香飘全国,荷花荡里风光无限,您可以在观荷亭中小歇纳凉,也可以划一叶扁舟在花叶间穿梭,随手摘取一只新鲜的莲蓬,随摘随吃,包您满嘴清香。

细碎的是风的低语。沙沙的是雨的脚步。我想象在夏夜,独自仰面躺在“燕来居”的大厅里,对着巨大的玻璃房顶,看天空电闪雷鸣,大雨如决堤的洪水,从透明处披泻漫溢出无数个支流千万根银线。我想象在深秋裹一床薄薄的羊毛被,隔着落地窗,看新月如钩,繁星璀璨,点点蚊虫、飞蛾紧贴着玻璃跳着自取灭亡的舞蹈,远处,黑暗里有风的呜咽,无赖地摧毁和纠缠,万杆绿千个红粉。荷荡深处鬼魅般的灯火闪烁,不时传来无名鸟儿的低鸣,偶尔伴随几声狗叫,阴森、清冷!胆怯中自有几分得意,就像观看一部恐惧片或是玩一场冒险的游戏而已。

“年年此时燕归来”。在这个远离都市远离现代文明的乡村,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第一次关闭理性的思维,把赚钱赢利的生意经抛在一边。如果燕子回归两三年,他会在宾馆顶上建一小钟亭,不用西方教堂的钟,用中国的古式寺钟,张继写「夜半钟声到客船」那种,每年见第一只燕子回归就敲响钟声,然后大排筵席,让邻近的农民免费地吃个饱。如果因为燕子赏面年年回归,使荷花荡的“燕来居”赚到钱,要全部捐出去给邻近农家的孩子们,为教育用途也。燕子协助教育孩子,不是很有意思吗?

这是经济学家诗情画意的想象,善良美好的心愿!我们祝福他。

 

 

主办单位:中国田径协会、金湖县人民政府

承办单位:淮安市体育局、金湖县体育局金、湖尧乡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

推广单位:江苏省体育竞赛有限公司

官网地址:http://www.jinhu-marathon.com

邮箱:jinhumarathon@163.com

苏州白鸽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