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38915223

金湖美文——新春归来不食虾

作者:张秋寒

  说起来,也是很奇怪。

  以前的春天总是很漫长的,花慢慢地开,河水慢慢地流,燕子慢慢地飞回来。现在却很快,突然间就脱下棉衣换上T恤。风衣啊,夹克啊,休闲西装啊,都派不上用场了。

  以前吃虾,赏味期限总是很短暂的,集中在六月到八月。前有鱼,后有蟹,各是各的档期,井水不犯河水。现在吃虾却可以吃很久,一年十二个月几乎没有盲点,想吃就吃。即便是冰天雪地,也有蒜泥和十三香的浓酽香气扑面而来。

  在山东吃到花式面点,在福建吃到新奇水果,在浙江吃到美味海鲜,当地的朋友们司空见惯,大约会对外来者的欣喜若狂嗤之以鼻。就像在我们淮扬流域,水泽丰富,河网密布,吃点河鲜不算罕事。而且如今物流发达,交通便利,北方的人对龙虾一点也不稀奇。不过在早春二月,如果谁的朋友圈里忽然多了一张晚宴的照片,还是会有大同小异的留言纷至沓来——现在都开始吃龙虾了吗?

  金湖在外地的名声,更多的是借助于荷花,但这并不代表它的美食就逊于他乡。金湖人喜欢吃,也会吃。谈到吃龙虾,人人都是品鉴大师。要色香味俱佳,更要火候拿捏到位易于旋剥。合在一起要有大餐的气势,一个个拿在手中还要有单品的卖相。所以,从选虾开始,就已经属于工序,进入了复杂的流程。有食客戏称,这就像秀女进宫,粗丑之辈一概不得入选,最后面圣的一批都是钟灵毓秀。

  春天的虾,是秀女中的江南之辈。个头还不大,和夏季蠢笨的大块头比起来显得小巧精致。但虾肉的部分并不因此就少出许多,而且壳软肉嫩,十分鲜美。如果大放十三香,对它是种折损,犹如少女敷浓妆。相反,用蒜泥的方法做出来,就可以吃到最地道正宗的湖鲜之味。那种感觉,就像是汪曾祺先生在《大淖记事》里说的——吃蒌蒿时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。

  今年开春我已经吃了两次龙虾,说来也巧,去的那家饭店的名字就叫新春酒楼,入座即有种应景的雅趣。老板是餐饮界的资深人士,亲自下厨,给以嘉宾礼遇。龙虾出锅,自然非同凡响。吃前饮大麦茶,洗去口中浊气,味蕾更加敏感。吃后尝腊八蒜,唇齿如火焚原,余味犹在舌尖。吃虾时,温一壶农家黄酒助兴,就更好不过。觥筹交错,暖香弥漫,屋内醉颜沉沉,窗外车马喧哗。这和三伏天里大汗淋漓喝冰镇啤酒吃虾又是不同的感受。

  这个时节,河豚欲上,螺蛳向岸,又有各色鱼类迎春而来,叫人眼花缭乱。然而在我眼中,此时的龙虾却可以与之平分春色。春风骀荡,花枝繁盛,食罢归去,满目流连。古人说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。今日若套用,必然是食虾归来不赏春,新春归来不食虾了。

 

 

主办单位:中国田径协会、金湖县人民政府

承办单位:淮安市体育局、金湖县体育局金、湖尧乡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

推广单位:江苏省体育竞赛有限公司

官网地址:http://www.jinhu-marathon.com

邮箱:jinhumarathon@163.com

苏州白鸽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