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38915223

金湖美文——金湖之金

/公常平


第一次到金湖的外地人总是要问:金湖的湖中真的有金吗?我总是肯定的回答:真有。不过这“湖之金”也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有人说,湖中的食物是金。是的,金湖人的生长生活、金湖人的健康长寿仰赖着金湖水馈赠的食物、提供的养分,有人估算,每年金湖人从金湖水中所得水生动、植物食品近乎三分之二。这种食物结构是否有益于人的智力,虽尚未见有科学定论,但金湖人的水灵确是真切的。来湖乡走一朝,便见金湖人身材多苗条、肤色多红润、心智多灵巧,而鲜有虚胖、萎黄、呆滞之人。这不是金是什么?

有人说,湖中的财富是金。是的,金湖人发家致富得益于水,金湖人奔小康也是从走水路开始的。金湖农业总收入、农民年人均收入的一半以上来自于水中,庄稼人手上没零花钱了到湖里走一朝,没有下酒菜了也到湖里走一朝,生活很惬意,日子很殷实,心情很舒畅。这不是金是什么?

不过,我想,成色更纯的湖之金其实应是“智慧”,是金湖人从金湖水中所得的智慧。金湖水多,区域面积三分之一是水,境内有高邮湖、宝应湖、白马湖和金湖(有人称后三河为黎城湖或金湖)等四大湖,自然金湖人从金湖水中所得的智慧就很多,诸如为人处事、待人接物、生产生活等各个方面,这里难以一一展示,唯想略述地是金湖人从湖中所得的做人之金。

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,金湖人以“包容”为金。金湖地处淮河下游,每到雨季大量客水流入,至境内大小湖河沟渠暴满,同时还要承担淮河70%洪水过境入江。因为有了这样的包容,上游四省上千万人得以免受洪水之苦,金湖的河湖很欣慰。水是五湖四海,人是东西南北。金湖人从几百年前的明“洪武赶散”时容纳数万苏州人,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迎来“三泰”等地区的干部、教师、医生和技术人员,到六十年代迎接上万南京知青,到七十年代接受数千淮阴移民,再到本世纪初大量外来的投资商、大学生、技工等等,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来到金湖这片水域就成了金湖人,与湖相融了无痕迹,与人相伴和谐共生,这就是金湖人的包容。

水之行避高而趋下,金湖人以“顺势”为金。对于水的堵和疏,治水者们争了几千年。鲧以堵治水而功败垂成,禹以疏治水而名垂千古。其实,堵和疏是辩证统一、相辅相成的,两者缺一不可。鲧之所以治水失败,是单纯的堵;禹之所以治水有成,不只是疏,其中还包含着堵,疏是让水流向应去的地方,堵是让水不流向不该去的地方,堵疏配合,水才上人的心想。金湖的淮河入江水道就是堵疏结合的范例。此前,金湖人也是一味的堵,境里成百上千的圩堤各自堵水,换来的只是“十年九淹”,后来南北筑堤而堵,东西浚挖而疏,给水一条路,让水东流入江,金湖变成了鱼米之乡。水路如此,言路亦如此。言路上,堵,就是杜绝瞎指挥乱决策,避免工作简单化,堵住那些激化矛盾的人和事;疏,就是深入基层关注民生,为民办实事解难题,谋人民幸福,创和谐社会,因而金湖很稳定、很太平。

怕湿脚过不了江,金湖人以“舍得”为金。要说为国家水利工程移民,金湖人的移民比三峡移民要早很多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因国家治淮工程的需要,境内就有2000多户近万人从祖地迁出,把家园改着水道,让水顺流。计划经济时期,金湖人年人均贡献千斤粮,支援国家建设。又因淮河入江水道从金湖境内穿过,每年汛期金湖人为行洪安全所耗费的人力、物力成本人均数百元。数年不变,金湖人舍得力、舍得物、舍得财。到如今,不引化工项目、拒引污染项目,关、整、改近百家原有污染企业,舍得那点GDP,舍得那点发展速度,留下了这湖清水,也留下了湖之金。

回过头再来看金湖,并由金湖看世界,“湖”前冠以“金”,并以此为县名,“金湖”是唯一,但有“金”之湖、有智之水不止金湖,是湖皆金,是水皆智,关键是这湖畔、这水上之人的心中是否有湖、有水,心里有湖有水,并能识之、爱之、乐之,湖里便处处是智、滴滴是金。

 

 

主办单位:中国田径协会、金湖县人民政府

承办单位:淮安市体育局、金湖县体育局金、湖尧乡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

推广单位:江苏省体育竞赛有限公司

官网地址:http://www.jinhu-marathon.com

邮箱:jinhumarathon@163.com

苏州白鸽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